特稿:在世界大变局中奋进新时代

走近新千年第三个十年的门槛,世界呈现这样的图景:国际金融危机对西方自由主义秩序造成严重冲击;经济格局“南升北降”,全球化进程遭遇逆流;新技术、新产业革命催生发展理念和发展模式深刻变化。与此同时,恐怖主义威胁未除,地区冲突战火难息,大国博弈驶进未知水域……

世界,仿佛正进入“无锚之境”,何去何从?

“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。”习近平主席这一重大论断,深刻揭示了世界新的时代特征。近年来,中国综合国力发展之快、世界影响之大同样百年未有。中国,正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。

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,伴生着百年未有之不确定性和百年未有之机遇。站在新时代的关口,如何选择,怎样行动,关乎国运,关乎未来。

审“局”察“势”: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,国际格局进入转型调整期,多极化世界更趋均衡,中国成为最大自变量

27和193;40%和80%;100亿和85亿。

上面三组对比数据,从一个侧面,折射着百年维度下的世界之变。

1919年,第一次世界大战后,参加巴黎和会谈判的所谓“万国”代表仅来自27个国家。今天,联合国会员国已达193个。对比百年前后的世界地图,不难发现,在二战后大规模民族解放运动和非殖民化浪潮后,世界面貌已天翻地覆。

伴随民族国家政治觉醒,是经济权重和人口对比变化。

2018年,以汇率法计算,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占世界经济总量的比重约为40%,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比例约为80%。以目前增长速度,这些国家十年后的经济总量将达世界总量一半。

根据联合国数据预测,到2050年,全球人口将达到约100亿,其中85亿将属于目前的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。

在百年“时间隧道”上进行比较,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,无疑是国际力量对比最具革命性的变化。

一个世纪内,数十亿人口实现跨越式发展,那些曾在西方话语中被视为落后代名词的国家与民族,正展现出蓬勃的生机与无限的活力。

亚洲——从“列强争夺之域”走向“新的世界中心”;非洲——从“绝望的大陆”走向“希望的大陆”;拉美——从“西方冒险家的新世界”走向“谋求自主现代化的发展中地区”……

伴随发展中国家经济力量上升,特别是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,涵括主要发展中国家在内的二十国集团作用日益突出,而作为“发达国家俱乐部”的七国集团,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作用则日渐式微。从“帝国的黄昏”到“新兴的黎明”,百年前几个西方大国“喝杯咖啡就能决定他国命运”的时代一去不返。

“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崛起速度之快前所未有,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带来的新陈代谢和激烈竞争前所未有,全球治理体系与国际形势变化的不适应、不对称前所未有。”习近平主席用三个“前所未有”,形容进入21世纪后的国际格局变化。

新的秩序酝酿形成,世界政治正在进入新的历史长周期。习近平主席明确指出,“世界多极化加速发展,国际格局日趋均衡,国际潮流大势不可逆转”。

观察家们发现,在国际格局变化的背后,交织着两股巨大力量: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孕育兴起,全球化进入新阶段。

前三次工业革命,人类走过“蒸汽机时代”“电气时代”“信息时代”。今天,世界正在开启以人工智能、清洁能源、量子信息以及生物技术等为主的第四次工业革命。这一次,一些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后发优势显现,在某种程度上,它们已经与发达国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。

全球“空前互联”,乃至“万物互联”,全球化的驱动引擎已不再仅由发达国家提供,包括中国在内的重要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,成为新的发动机。

变局激荡、秩序重塑,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,无疑是此轮百年未有大变局中最独特、最震撼的篇章之一。哈佛大学前校长萨默斯直言:“21世纪上半叶的世界历史重点将是关于中国。”

临“危”寻“机”:变乱交织中,重重挑战下,实现发展赶超,参与全球经济治理,开创和平发展新范式的历史机遇显现

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下,必有前所未有之不确定性。

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犹存,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交织,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互生。欧洲持续在“分”“合”中纠结,中东和拉美的局部冲突不断,世界经济下行压力加大……有观察者警告,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体系进一步受到冲击,世界甚至有可能面临“失序”。

全球不平等加剧,财富分配严重失衡,技术革命带来全球产能过剩,世界人口流动加剧了社会认同危机,恐怖主义、网络安全、重大传染性疾病、气候变化等非传统安全威胁持续蔓延,“社交媒体执政”颠覆公共治理规则……人类面临许多共同挑战,没有人能独善其身。

更令人担忧的是,变乱交织的国际形势中,大国关系进入未知水域。

一段时间来,美国“失态”“失义”“失信”冲击全球。“美国优先”,单边主义,霸凌主义,关税“武器化”……既有国际秩序的设计者成为“破坏者”和“颠覆者”,这样的情境令世界忧虑。

与此同时,美国视中国为“战略竞争者”,矛头指向崛起的中国。一年多来,美国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战和技术围堵在国际上搅起层层波澜。传统的西方强国,在日新月异的发展中大国面前感到种种不适,戒惧倍增。

信任赤字、治理赤字、和平赤字、发展赤字。世界面临的种种挑战令人忧虑,但新的变革机遇也蕴藏其中。

“纵观人类历史,世界发展从来都是各种矛盾相互交织、相互作用的综合结果”“当前,我国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,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,两者同步交织、相互激荡”“我国发展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”……

习近平主席的这些重大论断,洞悉历史,深邃辩证。

要想抓住和用好机遇,就要准备迎接和战胜挑战,在应对危机的过程中创造机遇,化危为机,转危为安。

全球化虽遭遇逆流,但求合作、谋发展仍是世界各国的共同愿望。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成长性市场、最被看好的主要投资目的地。做大蛋糕,分好蛋糕,努力消解经济全球化负面影响、引导经济全球化朝着开放、包容、普惠、平衡、共赢方向健康发展,越来越重要而紧迫。

这样的机遇,前所未有。

有西方大国忙于“退群”“建墙”,但向往和平、向往更美好的生活,加强区域合作、推进多边主义的声音,在国际社会仍是主流。世界期待更有责任心的大国来承担更大使命,在新一轮国际秩序重塑中获得更大制度性权利,推动全球治理体制和国际规则更加公平公正合理,构建和平发展新范式。

这样的机遇,百年未遇。

中国改革开放进入深水区,现代化建设迈入新阶段,只要运用得当,新的外部环境压力可以变为强大的内生动力,在新一轮技术革命大潮中实现弯道超车,推动中国高质量发展进入新天地。

这样的机遇,辩证转化。

中国的奋斗与世界的未来,相遇在命运的交汇点上。

启“知”成“行”:提供“大思路”,创造新希望,与世界共进,构筑命运共同体

严峻的全球挑战之下,是选择渲染恐惧,还是选择创造希望?这代表了不同的世界观和时代观。

在和平与发展主题下,“要树立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,建设好、呵护好人类共有的地球家园”,要“有以天下为己任的担当精神,积极做行动派、不做观望者,共同努力把人类前途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”,习近平主席这样强调。

做“世界和平的建设者、全球发展的贡献者、国际秩序的维护者”,做“国际社会的建设者而不是破坏者,做架桥者而不是挖沟者”。这既是中国的“知”,更是中国的“行”。

向内看,应对大变局,关键要办好自己的事。面对世界经济的“微妙时刻”,中国积极贯彻新发展理念,全力推动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,把握好国内国际两个大局,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,提升现代治理能力。

向外看,在全球化遭遇逆风之际,中国开启新一轮对外开放,积极维护开放型世界经济。面对气候变化严峻挑战,中国始终坚守可持续发展承诺。

人类命运共同体、“一带一路”、亚投行、丝路基金、进博会、世园会、文明对话……从思想理念,到机制建构,再到务实合作,中国方案,中国作为,契合新世纪的全球需要,正在凝聚起越来越多国际新共识。

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,中国的全球伙伴关系网越织越牢固,国际“朋友圈”越建越红火,聚集的“人气”越来越旺。

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一篇新报告发现,从基础设施投资到构建新的全球供应链,中国的引领作用,已经在不断催生世界政治经济关系的新现实。

面对当前的挑战,中国需有战略定力、耐心资本,需要学会“与压力共舞”,继续与世界共进。

面向未来,挑战更加复杂,机遇扑面而来。不管国际风云如何变幻,和平、发展、合作、共赢依然是全球的时代强音,机遇依然大于挑战。

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,阔步迈进新时代的中国不会畏惧艰险,将坚韧坚定,砥砺前行,“同世界各国人民一道,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,携手建设更加美好的世界!”

文字记者:陈贽 刘丽娜 齐紫剑

新媒体编辑:王晶晶
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。